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Maple Leaves枫叶》杂志

由天津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 老教授协会 老卫生科技工作者协会合办的综合性科普杂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枫叶》杂志网络版, 供广大读者阅读和下载。谢谢大家 的支持! 各种来稿和邮件由电话直接处理 ,请打:022-23415206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枫叶》2014年第三期(9月)《问题探讨》《新法造船,再造韩国“岁月”号》 李甘泉  

2014-11-03 19:42:54|  分类: 问题探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新法造船,再造韩国“岁月”号

李甘泉

    “岁月号的沉没,造成数百人的死亡,震动了中韩两国朝野,震动了世界,这是第三次“警钟长鸣”看世人是否会惊醒。

一百年前,“坦达尼克号”沉没于冰海,第一次震动了世界。一百年以后意大利豪华游艇侧翻于浅海,再一次惊动了世界,“岁月”号第三次发出警钟,它表明了什么呢?它宣告了传统造船法有极大的漏洞。千百年来悲剧重演,没有使世人惊醒,认为传统造船法已到完美的程度无可指责,唯一的救生之道,只有祈求神灵了。于是海峡两岸灯火通明,锣鼓喧天,顶礼膜拜“妈祖娘娘”。现在能够把人送入太空,却无力挽救海上的死亡。

人们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,去寻找马航失联的MH370客机,去打扰“岁月”号的遗体,却不愿去打捞沉于人海中十几年的一份遗稿。我现在把它打捞上来,亮晒在诸公面前,看一看它有几分价值。

这份遗稿的全名叫《箱体结构式机帆船》,它暗示了一种新的造船方法,明确表示船本身是不会翻不会沉的渡水工具。只因为人们犯了经验式的错误,才造成今日翻船死人的后果,这份遗稿正是“玛祖娘娘”对世人的启示录。

传统造船法的漏洞有多大?

传统造船法,首先是制造一个“大统舱”,以产生足够的“浮力”。没有“大统舱”就没有船,恰恰它是翻船的“祸首”,一旦海水进入,“浮力”就立刻消失了,人们无处藏身,只好进入死亡。“大统舱”和上层客舱紧密相连,“大统舱”破损而沉没,客舱也成了“殉葬品”。狡兔还有三窟,而人们没有给自己留条活路。悲剧一幕幕重演,竞无人制止。不得不惊叹,人们是多么聪明,又如此愚蠢。

古人渡水有两种工具,一件是“独木舟”,另一件是“竹排”。今日的船体,无论木制或钢质,都是由“独木舟”演化而来,“竹排”只适用于“捕鱼”,是原始的没有潜力的落后工具,这就是经验性的错误,其实正是“竹排”潜藏着“不翻不沉”的玄机。

“竹节”是一个个隔绝的“空间”,我们叫它“浮力细胞”。而竹排正是“浮力细胞”排列而成的阵列,置于此“浮力细胞”阵列之上的东西“不沉不翻”。

“船”和“竹排”是两个独立的渡水工具,各具特色,两者完美结合才是真正的船。两者相关不相连,将船置于“竹排”之上,此船永远不翻永远不沉。“竹排”遭到破损,水不可能进到每一个“竹节”之中,“浮力”不会消失,即便“竹节”破损“浮力”消失,船仍然浮在水面。如果此船上又装上船,更是双层的保险。

古今中外凡是已经沉默的船都不存有“浮力细胞”的构思和制造,正如建筑在沙滩上的高层楼房一样,易倒易翻是不难理喻的。

新法造船,首先创造的不是一个“大统仓”,而是无数个“浮力细胞”。“浮力细胞”小如汽油桶,大如火车箱。分内外两层,内层为多个全闭封“承重桶”,全船的载重量完全由“承重桶”承担,要求坚固结实。外层为“接合密闭桶”,桶为桶之间紧密接合。但内外桶之间的接缝必须错开,以防断裂,如此形成“竹节”似的巨大竹竿。前面加“整流罩”后装“推进机”形同火箭结构。两个火箭中间留有间隙。排列于水面叫“浮力舱”的群体。

“客仓”是一个完整的密闭的箱体结构,有特制的“通气孔。“套装”而不是焊接在“浮力舱”群体之上,多层“客舱”可叠装,彼此可通可隔。在遭遇狂风暴雨时层层密闭只通气,不露水,形同浮出水面的“潜水艇”,不翻不沉,有惊无险. 与传统的船有很大不同。

新法造船有多个“立体旋转风帆”, 利用海上的风力推动风帆,产生“定轴性能”,如无数根绳索,系于天际保证平稳,并产生强大电力使船高度电气化。能进行“海水淡化”“暖室无土栽培”产生蔬菜,以求长期海上漂流。

用玻璃钢造船按传统方法依靠“船模”。故只能造小型船只,如果用新法造船无需“船模”, 可造大型玻璃钢船舶,有广阔的发展前景。如“海上直升机机场”“海上中途站”“海上旅游景点“海上疗养院”“海上养老院”等。一船即一片国土,可占据海下资源,我国南海海域广阔,为了利益不受侵犯,急需这种大型船。由于海水淡化技术及无土栽培技术的发展,可以长期居住。

新法制船有许多称赞者,如国家专利局。三次改进,三次申请专利,都予以批准,并在互联网上通报宣传。这些都是专家,而不是盲人。

天津市“船桥官员”已故高级工程师周啟发先生说过:“这是一项发明,很有道理,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人首先造这种船。”路过的农民见到船的样机,都说这种船怎么会翻,怎么会沉啊。

 新法造船,遭各大船厂高级工程师专家极力反对,说“真不知天高地厚”“不可理解”。正如当年老顽固辜鸿铭以“古文”反对胡适之的“白话文”一样,要想咬碎它,撕破它。于是十数年来,新法造船被打入冷宫,沉入海底,再无人过问。

我认为,此种船必然会成功出现,首创这种船的人将获得诺贝尔奖金。因为他终止了类似“岁月”号惨剧的再次发生,挽救了成千上万海上作业人的生命和财产。


《枫叶》2014年第三期(9月)《问题探讨》《新法造船,再造韩国“岁月”号》  李甘泉 - 《枫叶》杂志  网络版 - 《Maple Leaves枫叶》网络版

 

《枫叶》2014年第三期(9月)《问题探讨》《新法造船,再造韩国“岁月”号》  李甘泉 - 《枫叶》杂志  网络版 - 《Maple Leaves枫叶》网络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